澳门永利手机登录-澳门永利网开户
admin@admin.com
南通纺织花开伊犁河谷 数千农牧民变产业工人
2017-10-15

 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。南通市第九批援疆工作组紧紧围绕实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,坚持产业援疆与就业援疆相结合,以“为受援地培育一个优势产业”为目标,嫁接南通“纺织之乡”成熟产业链优势,在当地着力打造一个强县富民的轻纺产业区(由家纺服装产业园和伊宁县织造产业园组成)。

  2017年8月15日,当地首批1805名农牧民进入家纺服装产业园,成为现代产业工人。如今园区已入驻9家企业,一期15栋厂房全部分配完毕,吸纳当地员工4000多人;二期今年10月交付使用,届时可提供就业岗位10000多个。织造产业园一期工程8栋标准化厂房也将于今年8月交付使用,目前已有8家企业签订了入园投资协议,可吸纳3000多名工人就业。

  从农牧民到现代产业工人,他们的生活有哪些变化?日前,南通援疆干部走进园区,有了这样一番见闻。

  清晨,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,天空一碧如洗。

  9点,伊宁县家纺服装产业园区开始热闹起来,工人们陆陆续续地进入园区内的工厂上班。10点以后,15栋厂房内,各种现代化的纺织机器欢快地运转。

  “赚了钱要在县城里买房、娶媳妇”

  伊犁卓万服饰制造有限公司手套整形车间内,29岁的维吾尔族小伙阿不都克里木不停地忙碌。

  “今天完成了多少双了?”

  “才上班还没做多少,不到100双呢。”小伙子头也不抬。

  “一天能做多少双呢?”

  “500多双吧。”

  “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呢?”

  “我才来四个月,上个月拿到2300元。”小伙子抬起了头,满脸笑容。

  “娶媳妇了没有?”

  “没有、没有呢,我赚了钱要在县城里买房、娶媳妇。”小伙子略显腼腆地说,手里的活依然在进行着。

  园区管理人员麦孜然木介绍,阿不都克里木家住伊宁县英塔木镇,家里有两个哥哥、两个姐姐,他最小,以前也就靠打打零工挣点钱过日子。父母看他闲的时候无所事事,就催促他找一个稳定点的工作。但阿不都克里木总是说没地方招人,因此常和父母闹别扭。麦孜然木是英塔木镇派驻到园区的干部,有一次回到镇上听说了这个情况,就把阿不都克里木带到了这个园区,推介他到卓万服饰制造有限公司上班。

  “没想到他上手很快,干活也麻利。这几个月,他的工资如芝麻开花节节高,现在都想赚钱买房娶媳妇了。上个月我回镇上,去他家告诉他父母小伙子在这工作情况,他父母也很高兴呢,说小儿子走上了正道了。”

  阿不都克里木的变化,让麦孜然木很是欣慰。

  “我们一家四口都在这儿了”

  “我们公司主要是做校服的,所有的工序我都会,去年有一段时间订单足,我也就不停地加班,那个月拿到了7300元。”

  “那么高啊!”新疆时速科教用品有限公司里,45岁维吾尔族女员工古丽巴哈尔的一番话,让我们颇感意外。

  “也就那个月拿了那么多,平时每月工资基本在四五千元左右。”古丽巴哈尔的脸上,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

  “四五千元,那也很不错了啊。”

  “我也是没办法啊。”

  看到我们疑惑的样子,古丽巴哈尔继续说到:“虽然所有工序我都会,但是现在让我专门做裤子的镶边和给裤腰上松紧,这是头道工序,而整个公司只有我会,其他员工都怕难,所以我得马不停蹄地干,不能影响公司订单的交货期啊。”

  “这样干,你也太累了啊,总得带几个新员工啊。公司订单再增加的话,你总不能不睡觉吧。”

  “对,我现在把24岁的儿子带过来了,让他跟着我学,我要把儿子培养成接班人。现在他已经初步学会了,只是速度不如我,但每月也能拿到将近2000元呢。”

  “她两个女儿两年前就来了,其中一个现在还是她的组长呢。”一旁的麦孜然木插话。

  “是的,她才26岁,现在就是我们组的组长,她干得好呢。”古丽巴哈尔自信地说,“我们一家四口都在这儿了,这个公司就是我的家了。现在我们月月有收入,吃穿都不用愁了,买什么化妆品啊、新衣服啊都不需要多盘算了。虽然辛苦点,但收入高啊,要想幸福,还得好好干。我休息了那么长时间了,我得再去干了哦。”

  她边说边笑着和我们挥手作别,往车间里走去,步子显得那么的矫健。

  “我已经有2万元存款了”

  伊犁柏特娜服饰有限公司的车间里,成排的缝纫机,发出“嗡嗡嗡”的声音。

  22岁的维吾尔族姑娘苏比是首批员工之一。苏比来自伊宁县莫洛托乎提于孜乡,只上过小学,因为文化程度低,就业比较困难。她家有5亩地,还有两个弟弟,一个19岁,一个8岁,都在上学。尽管父亲身体不好,但全家就靠父亲种地、打零工支撑。家纺产业园建起来了,苏比也在这里找到了工作,她很是珍惜、也很努力。

  “你现在做的是哪道工序,工资每月能拿到多少?”

  “我是给裤子上腰,我是熟练工,每月可以拿到2500元以上。”苏比大方地回答道。

  “你拿了工资给不给你爸爸?”我们笑着问道。

  “给呢,我给爸爸的。但是他说不要我的钱,让我存起来,以后自己用。前一阵爸爸要买药,家里过节,手头缺钱,爸爸跟我这拿了6000元。”苏比回答。

  “那你现在存了多少钱?”

  “我平时还要买些化妆品和衣服呀,有时还给家里买点菜,我已经有2万多元存款了。”她自豪地说,“我在公司吃饭不要钱,家里开销也省了,现在爸爸没以前那么辛苦了,他没钱了,我还可以给他。”